正文 第十七章 店铺(二合一)

    “白无常,你要是想死可别连累我们弟兄两个,你不去带那许仙魂魄,我们兄弟可是要去的!”牛头惶恐的说道。

    开玩笑,那位没露面的大能,张嘴就是地藏小和尚,就是他们阎君见了,也得尊称一声地藏菩萨,持礼甚恭,如来佛祖恐怕都不能这样叫,这等存在的吩咐,他们岂能不办?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真按照那位说的,去找地藏菩萨原话复述,这要惹得菩萨不开心,你我兄弟几人可没好果子吃。”白无常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兄弟不找地藏菩萨,自己去偷生魂?这要被崔判发现了,那就不是吃不了兜着走,那可是生不如死啊!”马面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般,崔判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被逮住了,一定会将他几人下地狱的,那等专门惩戒犯罪的恶鬼之处,重重残酷的刑罚,他才不想尝试来着。

    “去找地藏菩萨!”黑无常面无表情的道,实际上他真要有什么表情,那一脸漆黑如锅底,谁也瞧不出来。

    “地藏菩萨纵然不高兴那人对他的称呼,以菩萨的胸襟气度,却也是不会为难我等这些小神,咱们不必迟疑,崔判虽然修为地位没地藏菩萨高,可他那关却比地藏菩萨那关难过。”

    将许仙的生魂带走,自然是要做的,不然的话,这四位又不能一直龟缩在地府不出去,他们可是背了任务随时要游走三界勾魂夺魄的,真要不办,那位即使不敢在阴司动手,趁他们外出之际,一巴掌将他们拍死,他们几个到哪里说理去?

    实际最稳妥的法子,是趁着头七回魂之时,鬼差放水偷偷溜走许仙,这是那些凡间道士最喜欢的做法,而地府对于这种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别做的太过分就是了,可以莫尘不是凡间道士,白素贞也不愿意等那么久。

    “这话说得在理,咱们速速去吧,免得耽搁了功夫,叫那位不满。”牛头大脑袋一点,率先朝着地藏菩萨的道场走去,而其余三位亦是迈步跟上。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对于黑白无常这等小鬼神而言,那崔判就是难缠的小鬼,最是招惹不得,他们宁愿去面对地藏菩萨,也不愿意去面对崔判。

    “嗯,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来拜见贫僧?”

    觉乔小和尚依旧是那副七八岁小沙弥的模样,盘膝坐在莲台上,听着底下僧人的禀告,眉头微微皱起,他只管超度恶鬼,那牛头马面管勾魂夺魄镇守鬼门关,没什么事可不会到他这里来。

    “是的,菩萨,那几只鬼神说有要事求见,耽搁不得。”那看门的僧人毕恭毕敬的答道。

    觉乔小和尚点了点头,他挥手道:“去叫他们进来吧。”

    大劫之中,他也是两眼一抓瞎,酆都大帝不在,更加没人告诉他,左右在那里胡猜,还不如把人叫进来见上一见。

    不多时,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四名阴司神祗走了进来,大礼参拜道:“拜见地藏菩萨!”

    “阿弥陀佛,四位施主,速速请起吧。”觉乔小和尚宝相庄严,轻声喧了句佛号,袈裟轻挥,那四神立时便被法力拉了起身。

    “不知四位施主不在阎君左右听从差遣,却来贫僧这里,所为何事?”觉乔小和尚问道。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白无常越众而出,看着觉乔小和尚那稚嫩呆萌的小脸,不敢有一丝不恭敬之处,这位恐怕是地府除了轮回殿里那位,最强的强者了。

    他道:“菩萨,我等四人此番来,乃是受了您故人之托,有事请您相助。”

    “故人之托?不知是哪位故人,又是所托何事?”觉乔小和尚有些好奇的道,他结识的故人,都是大神通者,有事亲自来找他便罢了,如何会托这几个阴神?再者说,他那些故人解决不了的事情,他也未必能解决的了。

    “小神也不知,那人未曾露面,只说是当年大魏玉京城内的故人,想托着您救一个凡人的魂魄,送其还阳。”白无常按照莫尘的原话道。

    大魏玉京城的故人!

    觉乔小和尚微微一想,顿时就知道了是莫尘,他那些年在玉京城外的地藏庙里,结识到的都是凡人,只有莫尘这一个超凡的人物,况且还是让他帮忙办事,除了莫尘,实在不会有第二人了。至于莫尘为何不亲自下来找自己,以觉乔小和尚的宿慧,微微沉思便知道了答案,无非就是三界大变,地府还剩一个圣人坐镇,哪怕是不能出轮回殿的圣人,莫尘也不想来招惹,是以他这才托自己办这事。

    “原来是他,也罢,既然是他请托,那贫僧也无法推辞,尔等自去寻了那魂魄,送其还阳便是,若崔判和十殿阎君问起,便说是贫僧的佛旨。”觉乔小和尚点了点头,沉声吩咐道。

    一听这话,那四名鬼神当即呆住了,好嘛,这位地藏菩萨也不问那鬼魂是好是恶,因什么事而死,就这般放了?要知道,生死簿上阳寿将尽的鬼魂放其还阳,可是要折损功德的。

    是以白无常小心翼翼的道:“那菩萨就不问一问,那鬼魂姓甚名谁,因何事而死?”

    “这却是不必了。”

    小和尚笑了一笑道:“贫僧那位故交,一身本领,只要他想,连天都能翻过来,一个魂魄的事情,贫僧又何必拂他的面子,再者说,纵使贫僧不帮他,以他的神通自然有其他的法子,还不如顺遂他心意。”

    那四名鬼神这次倒没有再说什么,齐齐见了一礼,随即告辞离去,准备带许仙的魂魄还阳,倒是觉乔小和尚在四神走后,小脸之上隐现哀愁之色,他喃喃自语道:“帝君他老人家一去不归,三界风云变幻,大哥哥你可要切切保重自身啊”

    “阿嚏!”

    张员外府宅里,莫尘正在想白蛇传的后续故事,无非就是和梁王府那官老爷闹,和三皇祖师会的人闹,和那只蛤蟆精与蜈蚣精闹,想着想着,突然鼻头一痒,一个大大的喷嚏陡然打了出来,声音颇为洪亮。好在那青元子被禁制罩着,不然的话,这一下都能给人搞出走火入魔来。

    “是谁在念叨我?”莫尘自语道,到了他这个境界,早就是百病不生,根本就不会打喷嚏。

    不过这厮也没将这事放在心里,三界这会儿念叨他的人多了,牛魔王等一众妖族大圣肯定要念叨他,玉帝那个老阴厮肯定也会念叨他,如来,他家媳妇,还有万圣龙王一家子,零零总总的,莫尘要能弄清楚才怪。

    他又把心思投入到对于白蛇传后续故事的回想上,实际这个故事里牵扯出来的大神通者基本没有,恐怕最强的那个,也就是观音菩萨和那蛤蟆精以茅山请神术请来的赵公明下凡。

    不过那是原著,这里可没有什么观音,观音菩萨那厮是个倒霉的,原本就在西游路上被莫尘折腾的不轻,一身的伤势都没好透,就被道祖席卷去了魔界,不过好在她运气不错,侥幸活了下来,这会儿,肯定是窝在紫竹林疗伤,哪里都不敢去,而白素贞作为那位的弟子,也不需要她一个佛门菩萨点化什么的。

    关于那后续文曲星下凡的许仕林考中状元推倒雷峰塔之事,莫尘却是没有耐心看了,他此时想的就是弥补前世的遗憾,改变结局而已,至于之后白素贞愿意和许仙双宿双飞还是回山上清修,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反正作为故人的弟子,莫尘伸手帮一帮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将白蛇传的故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莫尘随即将心神沉浸到了紫府中,全神贯注的催动着体内的太阳真火帮助那先天阴阳二气炼化开天神斧的斧气。

    这般一晃便是一夜,清早张员外让张玉堂过来请莫尘用早饭,席上千恩万谢一番自不必言说,用完早饭,张员外便吩咐管家和张玉堂一同带着莫尘去看他的药铺。

    杭州府里,张员外的商铺可不少,眼下莫尘便站在一条繁华无比的大街上,那管家介绍道:“莫道长,这左边一侧的房屋店铺,都是我家老爷的,您看好了哪一间,自己挑选便是了。”

    张玉堂则是道:“我知这一排商铺中,那最中央的一间占地面积最大,人流量最多,生意也最好,不若莫道长您便选那一间?”

    莫尘放眼看去,果然在大街中间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段,有一栋屋舍明显比两侧的房屋更加的高大,那里是一间布庄,生意甚是兴隆,行人进进出出,热闹的很。

    不过莫尘开个药铺原本就是耍耍,开在这种地方岂不是要累死他,还真要他这么一个大佬来当坐堂郎中,天天给凡人看病吗?

    是以莫尘笑了一笑,他道:“且走走看看吧,这里一时也说不清楚。”

    他迈步走入人群,张玉堂紧紧跟上,倒是那管家听见莫尘不要正中央的商铺,长长出了一口气,那间布庄一年进项不少,要真让与莫尘开个药铺,虽说张员外有言在先,任他挑选,但肯定会有所不舍的。

    这般逛了一逛,一直走到大街的末尾,人流已然是颇为稀疏了,莫尘指着拐角处的一个不起眼角落道:“便是这里吧。”

    他指的位置是一处不起眼的小铺面,铺子里没有住人,那锁头都隐隐有些斑驳了,似乎关起来有些年头,而且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也是,这里人流不多,选此处做生意,肯定是什么也卖不出去,当然没人愿意租了。

    “莫道长,你选这里开药铺,怕是不妥吧。”

    张玉堂眉头紧皱,他道:“你与我有大恩,还是换一个地方吧,这里实在是太荒了。”

    那管家看莫尘指着这个铺面,脸色也是极为古怪的,他道:“是呀,还是换个地方吧,这里不太适合做生意。”

    “不换不换,我本就是游戏人间,真要开在大街中心,那可不是要累死我了!”莫尘摆手道,他这一身法力,便是死人也能救我,还在繁华处治病,名声传出去,他可是不得清静,再者说,这个铺子似乎是有些故事。

    “莫道长,您还可换吧,这里曾出过事,您不知道,不吉利的。”

    那管家苦笑着,将这店铺的来历一五一十的到来,却是早些年这店铺原也是一家布庄,只是生意一直不太好,某日,更是有一上门的女客死在这铺子里,不仅如此,后来那店铺的老板和伙计加起来四五家人,全都是遭遇了灭门惨死的灾祸,都说这铺子闹鬼,是以打那之后,这店铺再也没什么人敢租了,一直空在这里。

    “您是我们公子老爷的大恩人,您说,这种闹鬼的铺面,小人怎么敢让你租呢?”那管家一脸无奈的道。

    “是呀,管家说的不错,不然莫道长,你看要不要换一个地方?”张玉堂亦是点头赞同道,他父子二人都不是小气的人,莫尘对他有大恩,他自然是无不舍得。

    谁料莫尘却是摇头轻笑,道:“你们是不是忘了怎么称呼我的,既然叫了我道长,闹鬼什么的,无非是小事一桩罢了。”

    就是看中了这里闹鬼,那天莫尘不想出摊,把门一关,有个小鬼在一旁吓唬,谁也不能进门来叨扰他的清静啊。

    是呀,倒是忘了这位的身份了!

    管家和张玉堂都有一种在脑门上拍一巴掌的冲动,这位可是青元子道长的师伯祖,都能治好张玉堂的病,定然是神通厉害,而道长嘛,抓鬼什么的那是本行啊,治病才是副业。

    张玉堂笑道:“倒是我的疏忽了,既然莫道长你想要的话,就是这里了。”

    管家亦是道:“正午的时候,我便让府上的人过来收拾打扫店铺。”

    正午的时候阳气最盛,不管是多凶的厉鬼都不敢随便造次,要窝在巢穴里睡觉,也只有这个时辰才有人敢来打扫铺子。

    谁料莫尘却是摇了摇头,他道:“不必打扫了,这里你们不用管了,我自有想法,走吧,先回去。”

    在张府人眼里,莫尘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不让打扫也好,还省了管家一番口舌找人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西游之金乌大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西游之金乌大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通博彩票计划群 苹果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 山东11选5开奖 上海11选5计划 山东11选5走势 富贵彩票计划群 澳博彩票计划群 福运来彩票计划群 头奖彩票计划群